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《最後一個的死者》-第二十二章 錯與對,誰說得準呢?相伴

最後一個的死者
小說推薦最後一個的死者最后一个的死者
此刻中心医院江卿的病房内正上演一场紧张、刺激的对峙。江卿和肖锋,一个拿着一把水果刀,一个却什么都没拿。俩个人站在病床的两侧,都紧紧盯着对方的任何细微动作。
时间回到詹杰和魏旭离开后的一个半小时。房间一下就静下来了,这样江卿十分不适应。躺在床上想休息,却翻来覆去睡不着,脑海全是对魏旭、江宏他们抓捕现场的脑补。这个人杀了两个人了,肯定丧心病狂,会不会…越想情况越糟,索性下床在地上走走。
就在这时,门被打开了。
江卿以为沈薇回来了,也就没回头,而是问道:“薇薇,你说他们能抓到…”话还没说完,她就意识到不对劲了。因为她听到了‘卡崩’,锁门的声音。
アルマの逆鱗
醜妃要翻身 小說
“你是谁?”“是你。”
江卿在对方摘下帽子后,立刻认出来了,是那天的中年男子。她盯着对方,慢慢向床的方向移动。她想拿手机和放在床头的水果刀。但是被对方识破了,中年男子疾步朝她紧逼过来。情急之下,身体比大脑率先反应过来,抓起桌面上的水果刀,大喊道“别过来。”
中年男子真的往后退了退,看样子他不想让江卿弄出太大动静。
“你是谁?”江卿听出自己的声音在微微颤抖,但她还是努力握住水果刀,指向对方。“这里可是医院,只要我大喊一声,你就跑不掉的。”
阴晴不定大哥哥
“我没想跑,我进来的唯一目的就是杀掉你,所以你尽情地喊吧。自我介绍一下,江记者,我叫肖锋,你怎么会不记得我了?你应该记得我的。呵…”肖锋冷笑一声,继续说道“也是,你可是名大记者,怎么会记得我们这些人。那你不会忘记肖晴,你不会忘记你自己在一年前写过的一篇报道吧。”说着,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复印纸扔到床上。
江卿不错眼珠地盯着肖锋,左手慢慢凑到床边拿起那张复印纸。她不敢直接看复印纸,只能小心翼翼地用余光扫一眼。仅仅是一眼,她就想起了这篇报道的所有内容。今天下午,魏旭也提及了这件事。
“看清楚了吗?就是你写的这篇报道,我的女儿在死后都没有得到安静。所有人都指责是她不规范用煤气才导致煤气泄露,继而导致了爆炸。他们说她死得其所,死的应该,她的死是为她的错在赎罪。这都是什么屁话,什么屁话。”肖锋紧咬着牙关,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,也不让自己情绪过于激动。“她是唯一一个死在那场事故的人,明明她才是受害者。她什么都没做,她没能跑出去,她死在了爆炸里,你们就把一切罪都扣到她的身上。她才二十多岁啊,她才二十多岁啊。”
“我…我是根据当时现场搜集来的所有信息写的这篇报道,我不知道….”江卿辩解道。
“你不知道,你不知道就可以随便写。哈哈哈哈…”肖锋用力抹去眼角的泪珠,从怀中掏出一个喷雾剂,怒声说:“那你就陪我女儿一起走吧。”
“我不是故意的…”江卿忽觉手脚发软,眼前人影在晃动。手中的水果刀‘哐当’一声落在了地上。
同一时刻,门外赶到的警察破门而入。画面最后定格在肖锋被按倒在病床上,手腕上被戴上了手铐;而江卿倒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,这个怀抱还散发着淡淡的、熟悉的气息。
Ⅹ市警察局审讯室内,肖锋被拷在座位上,一言不发。
“闭口不提可不提倡。说说吧,为什么?”詹杰神情十分的平静,语气也平静的出奇。他们现在有足够的证据定罪,让凶手说出作案动机不过是让证据链更加的完整而已。所以他不急。“怎么,还不说,。死扛没结果,你可是当场被我们抓到的。”
“警官,你要我说什么啊。”肖锋往后一仰,满不在乎地回答道。“你们要是有证据就给我判刑,没证据就放我走。我没什么可说的。”
“怎么会没有呢。比如,你的女儿肖晴。”说着,詹杰从文件夹中抽出一张照片,举起来给肖锋看。“我们来聊聊她怎么样?”
与此同时,在审讯室旁边屋子内的魏旭和江宏正透过单向玻璃往审讯室里面看。
“魏大神,我们不用他的口供也能定他的罪,不是吗?”江宏问道。
我的老婆是伪娘
“是。但是有人跟我说过,真相是一件可以用性命捍卫的事情。”魏旭弯下腰,按住麦克风的开关说:“詹杰,不要等他说什么,直接说关于他女儿去世的那件事。”
“你女儿是在酒吧去世的,死于一场一氧化碳引发的爆炸中。”詹杰说。
“是,可是那有怎样。”
“所以你选择用‘一氧化碳’作为你杀人的工具。而你选择杀的人也不是毫无规矩,她们是有联系的。”詹杰一边说着,一边拿出三个人的照片摆在桌子上。“我们调查过了,肖清,你女儿的同学,是她邀请你女儿和她一起去的酒吧打工的;朱华,对你女儿不友好的人。并且当年事故就是她操作不当引发的爆炸,而劫后余生的她却将这一切赖在了你女儿肖静的身上;至于江卿,当年的新闻报道是她写的。”
“所以,你想说什么?”
琉璃之城
“我想说的是,你不想让所有人知道你女儿并不是当年事故的制造者,而是受害者吗?你不承认,我们也可以定你的罪。”
“这是她们应该承受的,她们欠我女儿的。肖清,是我女儿带到酒吧的人;朱华,是害死我女儿的人;江卿,让我女儿死后都不得安宁的人。她们该死,她们都该死,她们都应该到黄泉路上给我女儿磕头认错。”肖锋紧握的双拳捶打着面前的小桌子,脸庞也因大声喊叫而变得通红。
“她们就算做错了什么,也不应该是你亲手惩罚她们。我们脚踩的这片土地不是法外之地,一切的惩罚应该源于法律。你原本可以用正确的方式看到害你女儿的人受到惩罚。”
“错与对,谁说得准呢。警官,法律不会让她们给我女儿偿命的。所以,我不悔,我不悔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