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秀都市小說 皇天戰尊 策馬笑天下-第一千零五十章 鍼灸驅毒

皇天戰尊
小說推薦皇天戰尊皇天战尊
阳炎没有去追逃走的于道朋,扫了一眼战场。
红桃等天蟒一族的族老与极乐门男派弟子打得不可开交,没有明显的优劣之势。
海棠姑娘、陆燕等极乐门女弟子助天蟒一族的族人与邪灵族大军苦战,虽灭杀怪物无数,却不时有天蟒一族的女法师惨遭毒手。
阳炎走向林如梦和房玄的战场,莆一靠近,两种针锋相对的琴声便是灌入耳中,更有丝丝缕缕的凌厉音波如刀刃一般切割空气,若是寻常人卷入其中立刻就会粉身碎骨。
阳炎自然不是寻常人,直接隔空一剑斩向房玄,剑光遭遇层层削弱,还未斩于其身就已消失,但那音波如刀的风暴却是被斩开了一道口子。
第三王子的光芒过于耀眼、无法直视!
第二道剑光顺道而入,房玄立即收招后退,忍着体内气血翻涌,几个闪烁,逃出了水帘峡。
阳炎能够前来为林如梦助阵,于道朋和他的青莲圣教必定已经败退,他再自傲也不会以为可以力敌阳炎和林如梦两大绝世妖孽的联手。
临走时,他拨弄了一道古怪的琴音,邪灵族怪物仿佛得到了某种指令,扔下数十具妖娆诱人的胴体,开始撤退。
“撤!”极乐门男派弟子脸色一变,震退红桃等人,想要抽身退走。
但见血色剑芒一闪,划出一道满月圆弧,他们的身体便是僵硬了下来,满眼惊恐地掉下了脑袋,天旋地转之中看到自己喷涌着血泉的身体轰然倒塌。
“杀。”阳炎冷漠无情地吐出一字,最大程度歼灭房玄的有生力量,纵然逃走,卷土重来也不知何年何月了,那时百国大战早已有了结果。
邪灵族怪物离开水帘峡时,数量已是肉眼可窥了,以它们繁衍的恐怖速度短时间也难以恢复原来的规模。
此战,阳炎和天蟒一族大获全胜。
“杨公子,多亏有你,才能挽救我全族。”红桃对着阳炎躬身一拜,魅惑丛生的桃花眼中满是感激。
古芊、禾穆、陈芸等族老亦是躬身下拜,口中道:“多谢小友力挽狂澜,日后若有吩咐,我等必定倾尽全族之力!”
阳炎目光盯着红桃,问道:“冒昧问一句,贵族是否有某种至宝?”
“这……”红桃迟疑地看了一眼众位族老,点了点头道:“的确有一面神镜,据说有神鬼莫测之能,凡是见过一面的人或物,都可以用此镜找到对方的位置。”
阳炎道:“可否借我一观?”
“自无不可。”红桃含笑点头,看了眼神颇为好奇的林如梦一眼,道,“我带你们去。”
莲足刚迈出一步,红桃闷哼了一声,身子僵硬着难以动弹,不由得黛眉微蹙,娇柔病弱的样子,格外引人怜惜。
“族长!”陈芸族老手疾眼快,一把抓住她右手的皓腕,凝目片刻,紧皱眉头道:“你中毒了为何不说,现在毒素已经扩散全身,一旦毒气攻心,神仙难救!”
这么一会,红桃脸上已是冷汗淋漓,红唇泛黑,牙关紧咬着,难以开口说话了。
林如梦上前扶住她,道:“陈芸族老,眼下不是责怪的时候,快给红姨驱毒吧。”
陈芸族老摇头道:“我的治愈术只能治伤和回复体力以及意能,驱毒需要靠古芊的净化术,但也未必有效。”
“我先试试吧。”古芊族老闻言,将手按在红桃身上施展净化术。
不到一刻钟,她就已经满头大汗,脸色不太好看地说道:“族长中的毒太深,我倾尽全力也顶多暂缓发作时间,无法清除她体内的毒素。”
“这可怎么办?”其余族老纷纷皱起了眉头,连古芊都没办法,她们更是无能为力了。
难道她们的族长才刚晋升传说中的皇级法师,就要殒命在剧毒之下?
那对天蟒一族无疑是沉痛的打击!
“可恨让那贼子跑了,否则定要逼问出解药!”一名族老忍不住说道。
阳炎看着众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,就连林如梦都担心地看着红桃,淡淡开口道:“或许我可以救她。”
“杨小友?”众族老吃了一惊,狐疑地打量着他,难道他还是一位神医?
古芊族老蹙眉道:“你此言当真?非我等不信任你,而是族长所中之毒非同小可,望你明白。”
林如梦将阳炎拉到一旁,小声问道:“师弟,你真有办法给红姨驱毒?”
于道朋涂在针上的毒,绝非普通一二品医毒丹药可以清除的,更高阶的灵丹且不说阳炎有没有,就算有也取不出来。
“死马当活马医。”阳炎无情地说道,他虽然呆在天老和水念予身边耳濡目染,知道有一种针灸术可以驱毒,但从未试过。
林如梦叹了口气:“总比束手无策的好。”
在她的游说下,众族老同意让阳炎尝试,并承诺不管结果如何,都不会责怨于他。
“准备一个安静的房间,九根银针,一桶热水,任何人不得打扰。”阳炎提出了几点要求,众人纷纷照做。
林如梦亲自在门外守候,以防有人按耐不住强闯进去。
事实上,林如梦的做法是对的,红月不知从哪得知红桃中毒命在旦夕的消息,风风火火就跑了过来,吵着闹着要进去。
房间内,红桃已陷入了半昏迷状态,娇躯仰躺在被褥都撤走了的硬木床上,她的嘴唇完全变黑,脸色发紫,两条远山眉黛紧锁在一起。
意识迷糊中,只觉好像有一只手摸上她细软的腰间,解开了裙带,将外裳褪了下来,不由得心中大急。
突然颈间被人用力点了一下,她的意识就陷入了黑暗,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脱她衣裙的正是阳炎,倒不是突然对这位少妇尤物起了非分之想,而是针灸之术,凶险异常,病人必须全身一丝不挂,才能让“气”畅通无阻。
也是察觉到红桃心跳加速,气息不稳,加速了毒素蔓延,阳炎才迅速点了她的昏睡穴。
阳炎继续脱掉她的胸衣、亵裤和鞋袜,顿时在这三丈方圆的房间里到处弥漫着如兰似麝的体香,春色无边。
比二八少女娇嫩的玉体肤若凝脂,裸露出匀肌秀骨的香肩,性感迷人的锁骨,丰挺绵弹的双峰,平坦光滑的小腹,浑圆紧致的大腿,无不引人入胜。
成熟风韵的尤物对血气方刚的少年最是吸引,换作同龄人,只怕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做出僭越之事了。
阳炎的注意却是在她原本白皙如雪,而今泛着青紫色的肌肤上,看来毒素已经蔓延到了她的四肢百骸,心肺都遭致破坏,不出半个时辰,就会毒发身亡。
生死攸关,他更加不会理会眼皮子底下这具身体有多么令人癫狂了。
阳炎不带一丝感情地摸索红桃全身,手指感受着划过每一寸肌肤时的触感,终于在她大腿根部内侧,极为隐秘的夹角里发现了一点端倪。
当即分开她的双腿,调整角度面向光亮的方向,阳炎凑上前仔细看去,隐约有银光闪闪,是毒针无疑了。
这毒针刺得极深,完全扎进了肉里,若不是阳炎谨小慎微一丝不落地探查,根本发现不了。
“得罪了。”阳炎道了一声,入手触感出奇的滑腻柔软,眉头轻蹙了下,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毒针扎的位置实在太巧了,阳炎若是用内力将它逼出来,势必会扎进更不妙的地方,只能用手贴上去把毒针吸出来。
这是极其危险的做法,会让吸的人也中毒,要是用力过猛把毒针吸进了手掌里面,乐子就更大了。
也就是阳炎艺高人胆大,凭借百毒不浸的强悍肉身才敢这么玩命。
一息之后,阳炎将手里一根细长的毒针扔到了地上,发出“叮”的一声细响,冒出一团青烟。
阳炎用水灵术洗了几遍手,直到上面残留的异香淡不可闻,才舒适了不少。
毒针已经取出,接下来就是针灸驱毒了。
阳炎将红桃中针那里的肌肤划破,放出黑色的毒血,然后看向事先准备好的九根烈火淬炼过的银针。
他神色肃然,逐一拿起银针用特殊的手法扎进她玉体上的九个穴位,气旋不断流转。
接着,阳炎坐上木榻,扶起她的上半身,双手掌心向前抵在她光洁柔滑的玉背上,将阴阳内力输送进红桃体内,引导毒素从她腿间划破的伤口源源不断地流出。
随着时间流逝,红桃腿间流出的血液越来越多,从一开始流的黑血,逐渐变成了红血。
她的脸色红润起来,漆黑如墨的嘴唇重新娇艳欲滴,那呈现青紫色的胴体逐渐恢复成玉白之色,甚至比她原本的肌肤更加欺霜胜雪,吹弹可破,沁出的粒粒香汗宛若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珍珠。
阳炎停止运功,抱起红桃软若无骨的娇躯放进倒满了滚烫热水的木桶里,清除其体内残留的余毒。
滋溜溜的蒸汽滚滚冒出,她那娇嫩的肌肤很快就被烫红得如同熟了的虾米一样,看着就很美味可口。
足足半个时辰之后,水面已经变成了墨绿色,阳炎将红桃从木桶里捞了起来,就将她湿漉漉的身子放到木榻上,拔出九根银针,把之前脱下的胸衣随手披在她身上。
至于另外两件沾染了毒素,已经不能再穿,阳炎直接一个火球术连同那根取出来的毒针一起烧掉了。
做完这一切,阳炎净了下手,打开房门走了出来。
苦等已久的众人顿时纷纷将目光投了过来,眼神中的询问之意显而易见。
早就不耐烦的红月二话不说,就像跑进房间里,被阳炎一把抓住了胳膊,淡淡道:“去找件衣服再进去。”
众人:“??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