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鳳醫女帝 梅嵐-第57章 輕笑離去閲讀

鳳醫女帝
小說推薦鳳醫女帝凤医女帝
秋月见此状况也明白了情形。
“刘老爷子,不若同宁太医一般同住在李府吧,如此这般咱们也方便些,少一些路途上的颠簸,刘老爷子认为此举如何?”
刘老爷子很爽快的就答应了,自己同小宁住在一起也是一件方便之事。
几句家常、几句人生,刘老爷子便彻底融入到这医铺当中。
雪草以及韵儿见又一尊大佛来到医铺,倒是有些激动,这样自己二人的医术却是能够得到更快的进步,这样便能早早的帮到秋月了。
……
秋月本想就这几日出去游玩,可见刘老爷子感到自己便甩手走人却有不合适,更何况自己的毒药研制方才完成了一半,秋月决定等到半年后刘老爷子离去,自己便带着韵儿雪草出去游玩。
本想着去寻三姐唠唠嗑,可秋月见三姐整日忙于太子生辰之事,料定了三姐应当是下了决定的,便不好去打扰了。
时间转瞬即逝,一晃间便过去了五个多月。
刘老爷子在知道秋月拿砒霜做药后十分感兴趣,甚至加入到秋月的研究当中,二人与宁太医三人算是日日谈论,不论是任何时候,只要是要了新的见解,便就随时研究。
秋月的毒药也研制了七七八八,甚至于添加了些砒霜的强烈毒性。若是着急用,稍微改造下便能拿来当药。
導彈起飛 小說
秋月估摸着再过一个多月便能将这些毒药给揣在身上——现在身上带的都很少,毕竟解药还未完全配制。
秋月瞧着天空高挂的月亮轻轻叹了口气,毒药真难做啊!
“又在叹啥气呀?秋月,赶紧练功吧,不要以为一个月以前练到了二等境界就认为自己很强啦,三等都不算入门,只有四等才算真正的入门。”
没错,秋月一个月前在雪草的鉴定下是成功达到二等了,本来还挺高兴的秋月直接就这么被雪草泼了冷水,自己四五年都竟然没有入门,若是要入门不知道得何年何月啊!
因此秋月最近练功确实有些偷懒,但一直被雪草盯着,也偷懒不到哪里去。
秋月未有停下手中与脚的动作,依旧是保持着自己的节奏。
“也没啥,就是感觉这功太难练了,还有那毒药也是,都已经近半年了我都还没完全配制好,不过我可没有放弃的意思啊!你不要又给我讲一堆大道理。”
秋月每次偷懒雪草都会给她讲一堆大道理,秋月感觉自己的耳朵都要听到起茧了,一听到就想吐。
雪草见秋月如此的景象,却是有些不想理她,换起了另一个话题。
“秋月,你觉不觉得你家三姐最近有些不对劲啊?我总觉得她最近变得特别敏感,而且还有意无意的躲着你,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雪草都注意到了墨桐的变化,经常去寻三姐的秋月自然也是注意到,只不过秋月不提罢了。
“或许是因为三姐认为自己站了太子的队伍,然后不是很好跟我走的太近,怕以后有事牵连与我吧!”
雪草用着鄙夷的眼神看着秋月:
“不会吧?这种借口你都能够想的出来,说实话,你自己会相信吗?你三姐可不是那种人,再加上你也不普通,你三姐若是不到山穷水尽之时会怕牵连你?肯定是有其他原因的嘛!”
秋月其实心中也是充满了疑惑,不过出于尊重她给自家三姐留了空间,她相信三姐会有定论的。
“害,猜测这么多做什么,说不定人家一时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,等想通了不就好了吗?”
雪草点点头,这确实是有着最大的可能。
“或说你三姐是啥时候变成这个模样的?”
秋月仔细的回忆了一下,这件事的发生倒是比较久远,似乎在几个月前,好像是在太子生辰前后吧?
灵宠萌妻嫁到
“应当是在太子生辰的前后吧,至于是前还是后我就记不太清了。”
“肯定是后啊!你忘记了咱们与太医院的比试了吗?你赢了的当天晚上你三姐还特意给你送礼庆祝呢!那时候不知道与你多亲!”
“肯定是那太子对你三姐说了些什么,反正肯定跟太子有关。”
秋月自然是知道跟太子有关的,但没必要揪的太紧,三姐要是愿意同自己说总会同自己说的,不用着急去问。
“行了,你要是没事干你就去研究医书去吧,你现在最多也只是抓抓药材,韵儿都已经能够给人瞧些简单的病了。”
雪草才不管秋月的话,她和韵儿能比吗?
“韵儿瞧了多久,我才学了多久,这当然不同了,懒得跟你讲,看书去了!”
雪草迈着傲娇的步伐离去,秋月都未转头看她一眼,只是慢慢的练着功,将自己的节奏调节到最佳。
我能複製一切技能 殷京
秋月一边练着功,一边想着自己应当回太师府见见陈爹,几月不见,秋月倒是有些想自己的另一个爹爹了,毕竟在太师府还能天天同爹爹用膳。
到李府这,秋月实在是不愿意同如兰一起用膳,大部分都是自己、韵儿以及雪草一起用膳,偶尔的话会叫上自家三姐。可最近自家三姐躲着自己,连秋月多次邀请来着用膳都被拒绝了。
想着想着,秋月回忆到五个多月之前说要出京城外欣赏一下这世间的美景,确是要提前计划一下了,顺便去太师府问问陈金哥愿不愿意一同前往。
毕竟陈金替秋月挨了一顿毒打秋月是一直记在心里的——因为陈金两个多月下不了床,难以想象陈爹下手究竟多狠。
半个时辰后,秋月停下练功了,只是一个人坐在院中,感受中秋季的凉爽。
阵阵的秋风轻抚于秋月的身上,蛐蛐的叫声伴随着沙沙的竹叶声,添上月光的时隐时现,好不舒适!
几个月来,秋月每日晚上都会在此坐一会,这静谧的夜晚、日日不相同的四季美景,却是以往的秋月从未享受过的。
入睡前,无聊的秋月特地到韵儿以及雪草的房间外瞧了一下,发现二人的房间仍然点着蜡烛,秋月摇头轻笑便离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