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幻小說 太昊金章笔趣-第九十九章:盡力而爲,俯仰無愧推薦

太昊金章
小說推薦太昊金章太昊金章
月黑风高,一个很适合杀人的夜晚,在秦云枫的府邸当中。
萧三娘,韩雪月,伏景阳,富云,李兴元, 秦云枫,张烈七人各自端坐于密室内的各处。
品茗用果。
秦云枫在得到一张纸条后,他先是看了看,然后递给了张烈,张烈看过后,递给了富云。
那张纸条上, 记录着郑德业,陶潜, 梁元州三人正在准备的一场走私。
平日里这种事情被抓到了尚且可大可小,在眼下这种时候,只要抓实了,别说都统的职司,就是性命能不能够保住都是两说的。
毕竟,这几条隐秘的线路可以躲过砺锋山的一切正常布防,也就可以把敌对宗门的力量,无声无息的投送进来。
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小说
“这种事情秦师兄你的人都能探听的这么清楚,消息可靠?”两世为人,再加上上一世人情事故几乎算是半个主业了,因此经过这几年的相处,张烈能够感觉到自己这位秦师兄,并没有他所表现的那么阳光,有一些深沉的心思。
然而合作做事,谋取更高的位置更大的利益的话,自己还是更愿意和这样的人合作的,毕竟得手的成算更高。
如果张烈拥有无尽的修炼资源, 那他一定找个地方躲起来, 尽量不引人注目,然后猥琐发育,直到自己在此界基本上无人能制为止。
可是自己没有,相反自己修炼资源还不怎么样。修炼的功法也是个吞噬修炼资源的无情干饭机器,在这样的情况下,张烈没得选,他只能尽可能的谋取高位获得利益,辅助修行。
至少在筑基初期,砺锋山的权势可以带来很大的安全保障。
“张师弟放心,这条消息秦某以性命担保,绝无差错。”秦云枫的这番话,不仅仅是在回答张烈,同时他目光扫视也是在逼迫着萧三娘,富云等人。
萧三娘是砺锋山坊市的大户,富云所代表的富家,是与陶家一样的本地家族,这些年来被陶家明里暗里打压得不轻。
秦云枫需要他们的力量。
至于韩雪月,伏景阳, 李兴元,张烈这些人,都是斗法高手, 也是秦云枫能够信任能够争取到的力量。
“一旦消息有误,我们汇聚起来的力量,很有可能会被铁卫司直接借故一举铲除,事后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。”
富云拿着纸条,思索片刻后说出这样一个可能。
这如果是一个陷阱,在这样的敏感时期,商户私自汇聚大量力量,被围杀了根本就没有一点冤屈可诉。
富云的这个推断,让秦云枫也感到有一些恐惧,然而片刻之后,他的眼神又逐渐坚定起来了。
“做大事,要么生,要么死,根本就没有两全的选择,富道友,萧三娘,如果你们没有这个胆色,就算只是我自己一个人,也要去做这件事。”
“把砺锋山交到梁元州,郑德业这些宵小之辈的手上,最后的结果一定是灭亡,我不能再等下去了,要么我死在明天晚上,要么砺锋山和我,在明天那一刻起改变命运。”
“……好!我萧三娘就陪秦道友赌上这一次。”
谷犣
富云与萧三娘之间,反倒是萧三娘这个女子先一步做出了决断。
富云的脸色在忽明铁暗的几次变化后,终于,他长长叹了一口气道:“富某平生和气生财,从来不赌。但这一次不赌则死,那为什么不放手一搏?”
“明日,富家也会赌上自己全部的精锐,跟着秦道友赌一赌这百年族运。”
另一边,张烈双手插在道袍大袖当中,看着那三个家伙壮怀激烈,而同样在房间里的身旁三人,则各干各的,闭目养神的闭目养神的,盘珠子的盘珠子的。
好像那边的事情跟他们无关似的。
“喂,他们搞得这么激动的事情,你们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?”
三人当中只有韩雪月看似没有什么事情,张烈就随口这样问道。
“他们不知道,但我有什么好激动的?三娘花钱,我则拼命,三娘经营店铺,我则潜心修行,公平交易罢了,至于跟谁拼命,我并不在乎。”
韩雪月回答着张烈的问题,她的眼神当中闪烁着清冷发寒的光,给张烈的感觉,就好像一柄已然磨好了的飞剑一样。
剔透晶莹,薄而锋利。
“这两种人一者统御全局,步步为营。一者心思单纯,只专注自己脚下的道路。”
“到底哪一种,才是修士正确的、应该选择的态度?前者世俗气太重,立意不高,虽然稳扎稳打,但恐怕很难走到太高的境界,更遑论那最后的大道。后者出尘气太重,虽然锐意进取,但是根基浅薄,像这样一路冲杀上去,只要一个失误就会是道途尽毁之局。”
“那么我的道路呢?是应该学秦师兄稳扎稳打,还是学韩雪月专心致意……”
这个念头,在张烈的脑海当中转了很久。
坏男人特集
最后,他能够想到的,也仅仅是:
“……两难并立难求满,修仙者追求地大道终点,除了稳扎稳打,勇毅决断这些以外,恐怕还要乞求老天肯给一点运气。”
“尽力而为,俯仰无愧。”
在秦云枫的引导与推动之下,众人下定决心后,各自散去,进行准备去了。
这些年下来,张烈的手上也有一些人,燕婉、方寄柔这些人当然是不算的,但是全员练气后期的丙区十二队,配合上阵法,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是能出一份力的。
张烈庇护他们多年,现在是他们偿还的时候了,更何况此事若成,丙区十二队的人也会获得巨大的好处。
“张师弟,明天的事情,你手下的那些人也可以召集起来,但是事先不要告诉他们去做什么,同时要注意不要走漏风声。虽然这种事情不是说停就能停的,但是还是避免节外生枝。”
“知道了秦师兄,秦师兄师弟走了。”
离开了师兄的那座府邸,张烈呼吸着清冽的空气,注视着头顶上的那轮圆月,而后化出剑光飞遁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