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我不想上梁山 江山不落-第121章 養眼的小姑娘分享

我不想上梁山
小說推薦我不想上梁山我不想上梁山
前面买到的人满心喜悦,南洋货,送给家里人用用肯定落好,传出去也有面子。倒是孙掌柜有点头疼:“这一块肥皂,该给我四房小妾中的哪一个用呢?别因为它打起来才好!”
最后一块了,周边的人都举起手,倒让王伦为难了。没想到东京的人民这么热情、对新生事物如此喜爱,早知道就多带些香皂了,先前还怕香皂定价太高了无人问津呢。
为了制造饥饿营销的套路,一锅二百五十块香皂,只带了八块过来,想用之表达物以稀为贵的。早知道,就都带来好了!
“那个,这一块就是你…你的了!”王伦的手突然定住了,他本想卖给身前那个确实很早就举手要买的青年的,却突然改变了主意。
因为在他左前方人群外围,有个漂亮的小姑娘也似乎很有兴趣,还踮起脚尖拼命挥手娇喊。
比起一帮男人,有小美女现身说法更能见证这香皂的不群来。所以王伦瞬间决定,冲着她的热情、冲着她的漂亮…这最后一块就卖给她了!
“是我先举的手,为什么偏偏卖给别人!”差一点就拿到香皂的青年非常不爽,大声质疑道。
“嘿嘿,宝剑赠烈士,香皂赠佳人么。小可觉得,这香皂给这位小娘子和是真的得遂其人、物尽其用!”
这时候,小美女已经挤进人群,从更近处看,她长得确实不赖:明眸皓齿,肌如凝脂—-这是谁家的女孩?王伦不禁心摇神动:特么的来一趟大宋,看到的几位女子都是如天仙一般,难为她们是怎么长出来的!
小郡主和茂德帝姬已经美极了,那位姓潘的娘子虽然只是一瞥,却掩不住她是个绝色美人的事实,阎婆惜则是另一种风情。现在又冒出来的这个小姑娘,虽然年纪还小,但那幅美人胚子是骗不了眼睛的。这又是哪里的仙子下凡呢?
他还是嫩了点,不然他便能轻易地看出,这个小姑娘是使女打扮。
失落青年看了一眼挤进来的女孩,便如失了魂一般,再也不逼逼叨叨的了。王伦对此表示理解:哥犹如此,何况他人?!
“既是这位小娘子要买,在下就不便掠美了—-小娘子请!”青年突然如绅士般地殷勤起来。
小女孩便很落落大方地丢了一块碎银子拿过香皂:“不必找了!”
这是个败家的娘们!但也是个豪爽的娘们!因为王伦看得出,这一块银子约莫二两,就这么随意地一丢,她出手可真大方呢。
好在给的是自己,这也没什么好腹诽的:“谢小娘子—-小娘子如花一般的肌肤,正该用这等物事才好。”
如果事件发展至此,王伦可以说为水仙子的宣传超额完成了目的。因为得了香皂的一群人并没有走,以孙掌柜为代表的都在询问:“王秀才,这水仙子,可还有货么?”
见了消费者的热情,王伦便知道奇货大可居啊,这也正中他的下怀:“小可只带了这几块,若是诸位有意向,容小可即刻再从江南调运一批香皂过来,只是可能需要些时日。再过两个集市,小可再与杜兄弟带来大相国寺贩卖。”
要吊胃口不妨拉长些时间,因为另开香皂生产线需要筹备,而从江南“调运”自然也要有一番周折。这年头交通状况不那么好,虽然东京有汴水直通京杭大运河,但是水路宜于大宗货物而不能做到快。
只是甜水巷的房间肯定不够扩充的了,必须另寻他址,不然会一直居于小打打闹的境地。
熟練度大轉移
现在的王伦,心气高了,日产肥皂一千块已经觉得不满足了。
虽然已经大赚了,王伦还能记起试验男手中的那块香皂:“那位兄台,能不能把你的那块香皂转卖给这位?”他指了指礼让的小青年:“他能礼让小娘子,小可总不至于让他做好事吃亏!”
试验男本来就是托,说好了事后给三十文酬劳,自然,那块香皂是要归还的。按照剧本,在他带头“买”了香皂之后这出戏就结束了的,没想到王伦突然对他节外生枝,这是要加戏吗?
终极全才 浪漫烟灰
无可无不可,反正香皂是要归还的,只是提前了而已。
老做这一行了,他反应挺快:“这位兄台高风亮节,在下便让了这一块罢!”
这块香皂已经被他用过了,王伦毫不嫌弃,对着礼让小青年道:“这位兄台,这块香皂刚才已经被那位试验时用过,但回去只要清水一洗便可。小可也不多收钱,只一百文即可。”
香皂洗了一次手,其实表面并没有损失多少,这样就能节省一百文,而且此时已售罄,小青年自是欣然接受,当下数出一百文。
王伦接过钱,却转手全部递给试验男:“兄台手臂上的油污太多了,用香皂比较浪费。小可推荐这款去污极为强大的肥皂,和刚刚的香皂有异曲同工之妙,只是少了些香味,但价格相对优惠极大,只要一百文!整整少了一半,去污效果却是一样的!”
试验男刚才做托买了一块香皂,现在转让给别人,换了一块肥皂。这补的差价,便是他的酬劳,彼此心照不宣了。
杜迁便及时开箱现身说法:“这便是‘白雪’肥皂了,清污、洗衣十分便利。洗衣效果哪家强?‘白雪’肥皂帮你忙!”
本来香皂只是引子,肥皂才是今天的重头戏。但是王伦却想着回去后香皂的生产也要搞起来,因为比起肥皂,它的利润多的不是一点两点。
同样的制程,只是多添一点香料而已。多几文的香料,却能比肥皂多卖出一倍的价格,当然值得。
“我试试?”
有了香皂的珠玉在外,肥皂以其更加便宜和新民的价格继续得到人群的关注。试验男一不小心竟得了一百文的奖励—-王伦虽然没说,但以他在这行业里的经验知道这是对他表现优异的奖赏和鼓励,当下更是竭尽全力要主动参加表演。
要的就是这结果!王伦便让他拿起一块肥皂,同样沾了水,在他的胳膊上来回擦几下,然后一样地搓几圈,于是那污水又像黑珍珠一般流下来。
“无论手上是油污、血渍,‘白雪’肥皂都能清除干净,自然,衣物上的脏污更不在话下。这同样是来自南洋的物事,和‘水仙子’乃一母同胞。只是‘水仙子’宜于洗脸洗澡之用,这‘白雪’常被人用来洗衣清污,各有其妙。”
王伦不失时机地宣传。
显而易见,从去污角度,“白雪”肥皂和“水仙子”香皂效果都差不多,但是价格相差却有天渊之别。两相比较,自然“白雪”肥皂更能得人群的青睐,毕竟老百姓的荷包还是以实用为基础。
这其实又是王伦的既定方针。
绿叶可以配鲜花,但鲜花有时亦能衬绿叶。“水仙子”好是好,但肯花大价钱去买它的毕竟小众,价廉物美的“白雪”才是今后一段时间的主打产品。见识了两者的好之后,精明的人们会发现,既然效用差不多,为什么不去买更便宜的肥皂呢?
要是想味道好一些,完全可以在洗净后搽香啊!
为了这次庙会,兄弟两人可是卯足了劲做了好几天,从铺给城南几家店铺的货中留下一小部分作宣传之用的,没想到五百块肥皂一售而空。有些精明的商人已经开始和王伦等搭讪,问及这些肥皂的来历。
对此,杜迁自然守口如瓶,任由王伦发挥。这也是两哥们的默契了,杜迁知道自己口拙,怕言多必失,也吹得不如王伦脸不红心不跳,所以这些攻关的事情都由王伦处理。
“小可刚刚已经说了,‘白雪’肥皂产自南洋吕宋岛,小可也是机缘巧合,成为他们在大宋的独家总代理。此次来京师,主要是打开这边的市场,所以我们以后每个集市都会在此设摊。
前段时间,小可等已在城南各大杂货店铺销售此产品,买者如潮,几度卖断货!为此,小可连夜从周边几大府调派了部分货物,只为东京百姓能用上、用起这好物事!若是诸位有心,等下便可来洽谈合作事宜。零卖一百文一块,批发八十五文,量大从优!”
城南五家杂货铺太少了,他需要有大量的订单。根据订单,才好评估并安排生产计划啊!
我有一颗时空珠
能说的就这么多了,其它的只能欠奉。不过从他们热情的眼神中,王伦敏锐地感觉到,这个市场有戏。
“小秀才,你的那个香皂确实只有这几件么?”那个小姑娘却在此时发问。
她问的时机很好,正是一群生意人犹豫的时候。这时候有消费者流露出喜欢的意思来,便加重了他们要合作的念头。
漂亮的小美女说话,王伦就耐心多了:“这次来得匆忙,身边止有这几件,刚才小娘子你也看了,都卖完了!不过若是小娘子你想要的话,等下个集市,我再从其它地方调一些货过来,你看这样是否可行?不知道小娘子芳姓大名?留个地址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