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叱吒沙場 林杏兒-23 三上雲山(上)相伴

叱吒沙場
小說推薦叱吒沙場叱咤沙场
终于等到周末了。
周日十点,云山中达亭。
老时间,老地点了。
上次是独自一人,这次还带上SA和艳姐。都约了她们九点到云山正门门口等。
见面的时候,大家都一致同意时间还早,就爬上去吧。
灰色童话
从正门上就是好,中道直达啊,不走旁门左道。
大家一起爬山,有说有笑,爬得倒比平时一个人上山还快。才九点半,已经到2414门口了。
这次门倒是打开着的,可能时间还早。
Joycelyn一进去,哦。才4个人。只有仙师和助教是认识的,其他2位没见过。
助教也是一下子就认出人来。他热情招呼着。
“小丫是吧。这是你朋友吗?”
“(⊙o⊙)…上次已经告诉过你,是丫头。”
Joycelyn这次一听就知道是叫自己无疑了,只是这云山的人怎么老叫错自己的昵称啊。然后就介绍了自己的朋友。
也跟仙师打了个招呼。心里一直惦记着等会要是有提问环节,要请仙师或助教再给艳姐讲讲电磁理论啊。
只见SA从一进门,就一直开始打嗝,然后皱着眉。Joycelyn心想,可能这又是什么属性冲突,电性的人到了磁性能量阵的不适反应。自己今天倒比上次好一些,没那么晕。
等了十来分钟,就听见远远来了一群人的脚步声,但是走得很慢。过了十几秒,才看到一个十几岁的男孩挽着一个老奶奶进来了,后面还跟着两位妇女。看这脸型像一家人。
等到他们都进门之后,其中走在后面的一位才开口说:“师父,这是我老母亲,这是我侄子,我姐今天没空来。就我们姐妹来。”
“欢迎欢迎,欢迎老人家。”仙师也难得热情欢迎一下来宾。
Joycelyn心想,这还有个姐姐没来,看样子三姐妹啊。这家人好让人羡慕啊,一家老少三代人慧根都不错,因缘肯定也不错。
“今天和我妈过来,中午就跟你们一起点餐啊。”这约莫四十多岁左右的大姐,已经提前交代,看样子,她肯定不是第一次来。
难怪今天的大门是开着的,可能提前知道有老人家过来,先准备的。
“人到齐了,还有十分钟,要先开始吗?”助教又问了起来。
“可以。”仙师总是言简意赅。
哦,Joycelyn想起上次下午场居然等了差不多1个小时才开始。看来这些人不是工作纪律意识淡薄,没什么时间观念,而是很随机应变啊。根据当下的实际情况来决定每个当下要做的事情。
上午场讲的内容倒和上次区别不大,还是讲自性灵动,这次Joycelyn频繁听到一个词“高我”。上次貌似也有听到过,但是一直晕乎乎,不是很清楚在讲什么。还是继续推荐了那些星际穿越之类的电影啊。
这类电影,自己也没啥兴趣,距离上次沙龙都过了快一年,也完全没想去看。倒是对类似一路向北这种清贫的苦修静修有点兴趣。也不知道是什么改变了自己。好像变了个人一样。最近又突然喜欢抄《心经》。
因为听过一次,所以这次Joycelyn主要在观察SA和艳姐的反应,SA的眉头越皱越紧,都低下头。而艳姐倒是很认真看着助教在回忆什么。
重生科技狂人 小說
后来甚至艳姐在课程中间突然还问了一句:“你在树仙吧,我在XXX的空间里看过你们的跳舞的合照,我就说怎么那么熟。”
Joycelyn还诧异,难道这个圈子很小,还有认识的人啊,本来以为这些人都是市面上少有,现实中少见的人呢。
助教眉飞色舞,声情并茂,滔滔不绝一下子讲了一个多小时。这口才实在信手拈来,旁征博引,没讲稿自由发挥,中间还一时兴起转了几个圈,好像想跳舞一样,然后又接着讲。
直到他自己突然发现地说:“原来快11点半,那上午场就到这里。”
听到这句话,SA马上站了起来,只说了一句就走了:
“joycelyn, 我头疼,我回家睡觉去了。”
Joycelyn追着背影跑到门口问:“不一起吃个午饭再回去吗?”
SA连头都没回,只说不了,就消失了。
Joycelyn想,哎,今天本来想帮她问失眠的事,再打听下是什么法子,都没问就走了。
老奶奶一家4人就留下点餐。Joycelyn又想吃面条,又想和艳姐交流下心得,顺便八卦怎么认识助教的。就跟艳姐两个人到半山腰吃饭去了。
“艳姐。你觉得上午怎样?”
“呵呵,没怎样,他说的我都懂。”
“啊,你都懂啊。那估计我同乡师妹SA是听不懂,也听不进去。”
“呵呵,她啊,身上有很多。”
“很多什么?”
艳姐微笑了,Joycelyn感觉有点异样,就不继续追问,免得又像上次一样,说一些“你眉心开了,你难道看不到吗”之类有点吓人的话。
“你都懂,那下午你还参加吗?”
“参加啊,我陪你来的。”
Joycelyn心想,原来艳姐本意是陪自己来的,自己的本意是希望她也来听听电磁理论。但是上次自己复述的电磁理论啊,她说听不懂,今天助教说的,她又说都懂。可能还是自己复述得太不地道了。下午一开场就要先主动提问,才对得起艳姐陪自己来这一趟。
唐寅在异界II之风国崛起
这次还是提前了十几分钟左右就回到中达亭2414,一点40多分就到了,今天有来宾留下吃饭,估计中午大家不会席地而睡吧。
果然推门进去的时候,大家都没打坐或休息,在安静闲聊。
坐下之后,Joycelyn一直看着机会,等大家闲聊差不多,就鼓起勇气主动面向仙师提了一句:“下午请再讲讲电磁理论给我朋友听听。”
没想到仙师想都没想,就回复了一句:“没觉得有这个必要。”
难道这讲经说法还要看什么人说什么话的吗?这都是些什么人啊?这艳姐不就白来了吗?还是有点不死心,就追问一句:
“那你能帮忙看看艳姐是什么属性吗?”
其实自己复述的好像基本都是原话的了,虽然没完整文字记录,但是画了图和记下了关键词。听不懂,也可能只是内心不认同而已。但我们都还分辨不了属性。
“坚信头脑。”仙师倒是乐意地回答了。
其实仙师还是挺好的,貌似他觉得有必要或者可以说的情况,他还是会帮人看看的。初次见面自己问公司是否适合自己的时候,他也是有的不看有的又看的。
Joycelyn心想,艳姐还是属性挺好的啊。就那个相信有人的地方就能办成事的品性啊。不过艳姐听完她的属性,也是没啥在乎的感觉。或者是她真的不以为然吧。
帮艳姐问过了,就是自己今天第三次来云山的重点了。眼看离下午2点开场还有2-3分钟,抓紧问问看自己的心结。
“仙师,之前你帮我看的TOP家家居适合我,公司还是不错,但是我承受不了业绩压力啊,我很想辞职。你建议我再坚持试试吗?”
这次仙师倒是停了几秒,然后他说:
“你自己做选择吧。”
“我主要是在想,之前说适合我,但是我自己总感觉不合适啊。”
“高我觉得合适,是需要小我层面去配合调整的。”
尼玛,又是高我,还有小我,这说的都是些什么啊。还是回家再从长计议吧。
“2点了,开始吗?”助教又问了起来。
“可以。”
这次倒是没推后也没提前,准时得很。这次不讲电磁理论,下午原本是体验课啊,那是体验什么?
只见助教从手机里播了一些自己也不熟悉的乐曲,连上音响。就招呼大家动起来了。
“这是禅舞,没有任何规定动作,大家就尽情尽兴,随心随行,想怎么跳就怎么跳,不跳坐着也可以。”说最后一句的时候,那对小眼睛特别和老奶奶的眼睛对上了。
跳舞啊,自己也喜欢。广场舞,肚皮舞,爵士舞,自己都学了一点点皮毛。
媚公卿 小說
但是这场合要跳什么舞好啊。
Joycelyn还是有点拘谨,边站了起来边观摩观摩一下大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