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重生之星空巨蚊-第10章 陣道初顯威!鑒賞

重生之星空巨蚊
小說推薦重生之星空巨蚊重生之星空巨蚊
不止是他,这片边境地区,诺大边境线的诸多生物们,也都察觉到了那飞临的巨大金属,人人都瞠目结舌,只觉如坠梦中。
然而就在这巨型器物,欲要堂而皇之,无视阴阳宗边境线,直接碾压进入地区内部时。
一道渺小得根本看不见的身影,默默出现在了这上千公里以上的巨型金属梭子前端。
对比金属梭子,他的身影就如同小蚂蚁,根本丝毫不起眼。
然而此身影蒲一现身,嘴里顿时老气横秋的喝了声:“停!”
梭子器物整个猛然大震。
前冲的趋势,仿佛撞上了看不见的墙,硬生生哐当大响的停止在宇宙真空之中。
整个梭子造物的内部,乱成一团。
大量的金属服务型机器,以及种种金属玩具,和某些金属制造的战斗武器等,统统被遽然停止的冲击力,给撞得七零八落。
损失惨重。
“何方高人,竟敢拦截前辈座驾?!”
就在贾岩等候着,那梭子器物里的蛤蟆说话时,只见在这梭子器物的内部,跳出另一个实力极弱的星河初阶来。
似乎引发连锁效应似的,这位星河初阶强者露面后,一连串的星河初阶都跳了起来。
他们对贾岩的恶劣行径,指指点点,甚至有几位跃跃欲试,仿佛想要在那名蛤蟆生物的面前,展现自己的忠诚与勇武似的。
贾岩对这几位不相熟,倒是身后的蓝括等阴阳宗弟子们,脸色很快难看起来。
他们认出这出面的众多星河初阶。
全是这片落后星空里,最大型势力的势力之主。
同时也是整个落后星域里,排名前几的超强实力派。
蓝括神情凝重起来。
从前的阴阳宗,是绝对对付不了如此之多星河初阶的。
就算只来一位,恐怕阴阳宗也得手段齐出,动用贾岩留下的某些手段,才可能与对方稍作抵抗,甚至仍旧有可能覆灭。
这么多年支撑下来,不过是因为‘阴阳’余晖仍在庇护着阴阳宗罢了。
“师尊能否对付这群家伙?”
蓝括神情阴晴不定。
他忽然有些不确定了。
真正直面一位域主级的气势,他发现自己想像的过于简单。
域主级绝非普通存在,不过是远远观摩其气息,便有种末日降临的感觉。
而自家师尊……
说实话,阴阳也泄露了些许气息,可这份气息的感觉。不像是能够对付域主级的样子。
临括不敢将自己的这份担忧放大,自我安慰道:“这应当是师尊示敌以弱吧。”
可他猜测是对的。
贾岩这具分身的实力,根本不到域主级。
按能量而言是如此。
实际的实力,却不好说。
毕竟他先前利用分身,斩杀了不少域主级存在了。
所以总体而言,这具阴阳分身,击杀一位域主级强者,还是有机会的。
“蝼蚁鼠辈,也敢争锋?”
当那群恒星初阶冒头后,贾岩的阴阳分身,目光古井不波,甚至可以说视若无睹,如同挥舞手臂驱赶苍蝇似的,随手挥舞。
但这种随性而为的举动,却造成了极其惊人的反响。
天地间有一正一反力量,骤然间风起云涌的浮现。
这正反力量并非一鼓作气,将面前的诸多星河初阶干掉,而是在空中飞速勾勒,渐渐化为了圆圈形状,花纹无比古仆,繁复。
“嗯?”
身后的蓝括,发现这种变化,顿时眼神动了动,仔细观察那出现的圆圈形能量,但聚精会神一瞧,却觉头痛欲裂,整个人精神恍惚,他连忙撇开目光,
兀自心头震撼不已。
这什么手段?
为什么从前没听师尊说起过?
他相信,师尊注定不会留一手,毕竟阴阳宗里的诸多奥秘,绝非是普通手段,连那么核心的秘密都愿意对弟子们公开,师尊想必不会将其他手段过多的隐藏才对。
起码不至于他们连听都没听起过。
“恐怕是师尊最近些年新研究的技巧,就是不知实战效果如何……”
蓝括怎么说也是恒星级,瞬间之间的念头极多。
可这些繁复的念头,来不及过多的流转,只见那化为了一圈蓝色光华的圆圈能量,遽然间扩散开来。
几米大小,到几百公里之巨,不过区区眨眼间。
嗡。
这圆圈瞬间把冲杀而至的诸多星河初阶强者,给一口气吞噬了进去。
须臾,被圆圈困在其中的几位外界势力至高强者们,发出凄厉嚎叫。
那阵法之中的强者们,竟一个个被阵法圆圈喷出的种种力量,命中袭击。
看似率性而为的攻击,却酿造出了此等令人张口结舌的攻击方式。
“这是什么攻击方法?”
“这这……似乎是阴阳道的另一种使用技巧,但那圆圈,似乎蕴含着大道理……”
不止那几位星河初阶的强者们震撼,在阴阳宗这边,蓝括在内的诸多弟子们,同样是心惊肉跳,只觉看到了何等不可思议之事。
‘阴阳宗主’使用的战斗力,与阴阳宗传下的大道如出一辙。
但他手段蕴含的阵道之力,却非他们所能理解的。
特别是蓝括,在看明白了阵道之力时,只觉脑海直接被闪电劈中,隐隐约约只觉这种力量,是自己最需要之物。
倘若学会了这种师尊手段,他的实力便可扶摇直上三千里。
冥冥中他甚至感觉不止如此,也许此修炼技巧,还可解决困扰他多时的‘天赋’问题。
整个阴阳宗里,除了兽兽可能还不感觉到修炼天赋的桎梏外,其他人多多少少都感受到自身天赋的落后。
若有手段能解决这一问题,于整个阴阳宗而言,可谓又开辟了新的天地。
一时间,他内心犹如无数只蚂蚁在啃噬,心痒无比,但鉴于师尊正处于激斗之中,又不好去问什么。
话分两头。
贾岩那边,神情淡然自若的使用出阴阳道配合‘阵道’的力量,将几大星河初阶的强者困死在阵法之中。
首次使用在实战中,这阵道之力,便狰容初现,着实给了贾岩不少的惊喜。
“这如今的手段,分身之力虽是强,斩杀这一群星河初阶不算什么,但一人一招是起码要的,可使用了阵道之力后,除了多耗费些精神力,本体能量却并没消耗太多,况且阵道之力许多奇妙之处,我还没开发出来。”
贾岩很满意。
初步将阵道之力与阴阳道集合在一处,效果让人充满惊喜。
噗。
只见在那梭子般的造物中,猛的吐出一只金属怪物来。
这怪物出现后,爪子挥舞。
电光火石间,以一种很是潇洒写意的出招方式,将贾岩的困阵给划破,正反两道力量的意境失去了平衡,整个诺大阵法,如同不堪重负,直接如同亿万碎玻璃,化为碎片消散于星空。
“果然不是普通的域主级。”
贾岩看看那击破自己阵道的金属怪物,只见对方是某种科技造物,并且拥有许多的独特小战斗改动,很是先进。
“不过这也体现出,我的阴阳道结合阵道之力的道路,任重而道远,这只是被攻击了某个方位,就直接碎裂了,倘若是更强的攻击,这阵道之力,就更支撑不住。”
贾岩点点头,不气馁。
首次尝试,银样镴枪头是正常的,否则随随便便创造个技巧,就能立刻成为顶天立地最强技巧,那也太小看修炼之道,更是小看了天下英雄。
不过他对于出手击溃自己阵道的金属造物,却也不会有什么留情。
只见贾岩控制的阴阳化身,乌龟爪子轻轻划动,一道又一道的阵道之力,化为了一正一反力量,从爪间飞出,然后一一对应着恢复了行动力的星河初阶强者们。
另有一道则是照顾了那破坏他好事的金属造物。
对方后退了半步,在某个强者的控制之下,举起爪子来,石破天惊一击挥出。
不出意外的,准备控制这金属造物的阵道圆圈再次被对方打得粉身碎骨。
“大人,救命!”
然而身边那些星河初阶的废物们,就没这么好运气了。
他们梅开二度的,再次被一一对应的圆圈困阵给控制住,并且有阵道圆圈里的力量,照着他们身躯狂轰滥炸。
其中一部分短短眨眼间,已然伤痕累累,血流如注。
“阁下,你这是什么手段?”
却听那梭子般的造物内,传来蛤蟆生物特有的瓮声瓮气对话。
贾岩看看那梭子造物内部,和颜悦色道:“此手段名为‘阵道’,为黑洞地区一位朋友所创,不知阁下认为如何?”
“你还去过黑洞地区?”那蛤蟆的声音,似乎有些惊愕。
随后阴晴不定起来:“抱歉,鄙人此事前来,看来有些唐突了,若早知阁下前往过黑洞地区,又有如此手段,此次前来想必也不会以这种形式。”
几位星河初阶面露绝望。
在这种他们几乎要身死道消的情况下,‘器皿大人’竟还在与对方侃侃而谈,恐怕是真的没将他们这些口头上的盟友们放在眼里。
一位强者实在是支撑不住了,眼底有绝望的目光闪烁,下一刻,他的身体直接膨胀开来,几乎要爆破。
这是欲行那自爆的行为,与贾岩来个同归于尽了。
“哦,在这落后星空里,还有这种胆魄,是我小看天底下英雄了。”
贾岩目光落到这位膨胀开来的强者身上。
只见阵道之力猛然缩小,几乎在话音刚落的刹那,就结结实实将这位强者浑身勒住。
其自爆的身形,竟在他绝望之情下,整个消饵于无形间。
“连自爆都能控制?”
蛤蟆强者在梭子器具内部,眼神更为惊疑不定。
要知道,就算是他,也很难控制一位星河初阶强者的自爆,毕竟那是对方在自身内制造的爆炸,外加很难干预的。
不过那使用古怪技巧之人,想必也是用了投机取巧之术。
“哼,此术不过尔尔。”
见带来的那群落后星空废物,已经不堪重任,蛤蟆强者脸色动了动,亲自现出身形。
“阁下终于肯现身了。”
贾岩既没震惊,也没什么凝重,只是如同看待一个平平无奇的存在,目光瞥了瞥这位从梭子器皿中飞出的蛤蟆。
“……”
蛤蟆强者眼神闪烁起来。
要知道,他身为‘器皿大人’,绝大多数的名气,反而不是他的‘器皿爱好’,而是他长年累月以来,在整个银河系里四处游走,然后逢凶化吉,几度转死为生的传奇经历。
他这样的存在,对于危险的感应力,是极其敏锐的。
直观而言,他感应出眼前的这‘乌龟生物’,实力最强也不超过星河初阶才对。
但对方带给自己强烈逃离此地的冲动, 甚至比起以往几个绝地,都要更为强烈。
“这到底是什么存在!”
器皿大人神情表面淡漠,心底却风起云涌,警惕性提到了最高。
“阁下,我还是那句问话,不知阁下几人,来我阴阳宗,是来求战的呢,还是来友好访问?”
蛤蟆生物脸色阴晴不定了几下,随后强打笑颜:“,其实,鄙人前来阁下领地,是为了求观阁下所创的阴阳道……只是这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帐东西,自作主张的采取攻势,此事与我可没有太大干系,还请阴阳阁下不要误会。”
几位仍在困阵之中,被困死于的星河初阶存在们,每个都在翻白眼。
一方面既是被困得难受,另一方面则是吐槽。
‘你才是混帐东西,说来阴阳宗取阴阳道的人,不正是你自己吗?居然过河拆桥,见到对方比较强势,就选择了说好话’。
“器皿大人……求……求求您……救……救……”
一位星河初阶的本土强者,正欲开口艰难的说话,却见当头有一道金属小人,飞到他的面前,趁着其被困阵封锁,一击把其头颅击打四分五裂。
“这几人自作孽,不可活,鄙人助阴阳阁下击杀。”
蛤蟆强者竟转眼见变了脸色,倒戈一击,矛头对准了那些被困住的强者们。
贾岩一时也有些无语了。
“你个混帐!”
“这……器皿大人,我们说好的可不是这样……”
“哇!”
“噗!”
星降之夜